肉类——毁林的推手

  • 01,Jan,1970, POSTED BY 良食大学.
  • 评论0
生态环境
肉类——毁林的推手

文章特别授权,由良食大学翻并校。文中代表作者点,不代表良食大学立


工业化和其他不可持续形式的养殖业生产对森林、气候和环境有着实实在在的影响,更是对各种社群、原住民、传统农民和妇女带来了灾难性后果。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粮农组织)称,根据2007年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的估计,全球养殖业排放了占总量14.5%的温室气体,同时对水资源和生物多样性有负面影响。


不可持续的养殖业生产和作为牲畜饲料的大豆生产对气候变化产生的影响尤其显著,因为这些产业为了开辟牧场和农地,而对森林造成了严重破坏。粮农组织发布的报告《世界森林状况2016》明确指出,在很多南美国家,开辟牧场是造成毁林的首要原因;在拉丁美洲,工业化农业导致了70%的毁林。玻利维亚官方数据与以上分析结果相符:在2000年到2013年之间,该国失去了860万公顷的森林,大约相当于两个瑞士的面积(详见后文:玻利维亚案例研究)。


工业化养殖和饲料作物生产的扩张影响了社群、传统农民和原住民。大量来自这些群体的证词记录了流离失所、土地丧失、大量的健康问题和领土污染等负面影响。


大规模的农业企业继续挤压小规模牲畜饲养者;在巴西这样的国家,大型联合企业已经控制了市场。在巴拉圭,由于国家政策多年支持牲畜和饲料作物的农业出口生意,原住民被迫迁移,还有报告显示全国20%的人口处于贫穷线以下。


到2050年,全球对畜产品的需求预计将增加70%。因此,政府、联合国及其包括粮农组织在内的下属机构必须采取紧急而具体的措施,推动相关政策和实践,以确保工业化、集约化以及其他大规模的农业体系不会破坏其他形式的生产体系、损害生计,或是阻碍人们实现获取充足食物的权利。


全球森林联盟(Global Forest Coalition)与来自几个关键国家的学者及社会运动人士联合制作了一系列关于工业化养殖业影响的案例研究。以下内容节选自这份即将出版的研究报告。


玻利维亚烧毁森林


每年的七月到十二月之间,玻利维亚都会陷入一片火海。草原、疏林、灌木林和森林都在燃烧,这便是玻利维亚毁林的主要形式。燃烧森林的原因主要是农业和养殖业。这在玻利维亚被称为“chaqueo”,意思是焚烧植被,为种植业或者养殖业让路。国际林业研究中心(The Center forInternational Forestry Research)的调查证实,在玻利维亚,牛群放牧导致的森林滥伐已经成为气候变化最重要的推动因素。在1992年到2004年之间,27.4%的毁林源于牛群放牧,但在2000年到2010年间,这个比例激增至51.9%,并仍在上升。初步数据表明,在2005到2010年之间,该比例已达到60%。


巴拉圭:民众挨饿


说到食物生产,巴拉圭的人民越来越弱势。该国的土地成了诸如牛肉、大豆饲料等出口商品生产商眼中的侵占目标,因此这个国家连为本土消费者生产粮食的能力都被系统性地削弱了。农业出口商已将眼光扩展到了其他肉类的出口上。本国政府也在鼓励供出口的小型牲畜生产,而这将侵占更多土地和资源。


目前,巴拉圭社群遭受的巨大压力,源自于企业生产大量出口商品(如肉类,大豆饲料和谷物)的利益驱动力,这种现象限制了社群传承传统经验的能力,使其无法以传统方式管理其赖以生存的生态系统,维持这些生态系统的恢复力。


因此,改变巴拉圭土壤和生产资源的使用方式是必要的。这种改变能修复土地,更能恢复以全部居民利益为先、明智地管理土地并公平分配生产资源的传统管理模式。如此,巴拉圭肥沃的土地仍然可以生产出富余的农产品用于出口。


巴西:巴西牛肉的失者众多


巴西一直以来有所谓的“全国冠军”政策,偏向能增加国家利益的大型企业。 这项政策推动了巴西本国及国外的大量兼并和收购。受益的大型联合企业包括 JBS-Friboi,Marifrig,和巴西食品公司(BrasilFoods)。


在牛群规模排名巴西第四的南马托格罗索州, 牛肉市场份额不断集中。例如,南马托格罗索州农业联邦(FAMASUL)的研究表明,在2012和2015年间,JBS公司屠宰场占全国屠宰能力总量的比例从47%上升到了61%。南马托格罗索州的屠宰场和牛肉经销商协会(Assocarnes)指出,JBS租赁其他屠宰场的唯一目的是使其结业,为自己的工厂截取肉牛的供应。


这种市场份额集中的结果就是,小规模牛场由于缺乏进入市场的机会,往往被大型屠宰场以低价买断,侵占利益。市场的集中和可能形成的寡头垄断也意味着消费价格可能在全国和全球范围内上涨。


来源:全球森林联盟 Global Forest Coalition


热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