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肉有没有理由? —BBC专访四位哲学家

  • 27,Aug,2017, POSTED BY 良食大学.
  • 评论0
杂文
吃肉有没有理由? —BBC专访四位哲学家
BBC(英国广播公司)就“人类能否正当地吃肉”这一问题,采访了四位哲学家。 他们分别从自己的角度对这个问题给出了不同的见解:

1、未来的我们会承认吃肉是残忍的行为
2、吃肉是一个道德错误。
3、动物有继续生存下去的道德权益。
4、动物有学习能力,并且是有意识的学

我们能为吃肉给出正当的理由吗?为了吃肉而杀害动物是正确的吗?如果这 是错误的,错到什么程度?西方社会能否或是否应该改变他们的看法?四位哲学 家在 BBC Radio 4 的分析栏目中,就这个论题分享了他们的观点。

彼得·辛格—普林斯顿大学生物伦理学教授,《动物解放》的作

观点:未来的我们会认为吃肉是野蛮的


“可以这样说,如果你杀一头牛,你夺走了它的余生。它的余生本来也可以是快乐、美好的。因此,为什么仅仅因为你想吃肉就可以剥夺它的余生?其实你本有很多其他健康、营养和美味的食物可以选择。

“相反的观点认为,正是因为我们预先计划好了要养这头牛,然后杀掉并把它的肉卖出去,这头牛才可能存在。很显然,养牛是需要成本的。我们只有杀了它,才能收回为了养牛所支付的成本。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牛会感谢我们曾经给过它生命—至少它曾经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而不是没有。

“只有一头牛被杀了,另一头牛才有可能出生并且享有好的生活。如果前面一头牛没有被杀,那么就不会有下一头牛存在的机会。所以,站在我们面前的这头牛必须要失去它的余生。但是,这个损失会被下一头牛的出生所代替。而且下一头牛也会有机会拥有同样快乐的生活。

”从理论上讲,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我的确会认同这个观点。我说“理论上”,是因为我认为那种理论上的、没有其他负面影响的情况实际上很难实现。用于食物供应的动物大部分是牛和羊,它们是温室气体的主要来源。所以,平衡地考虑的话,这些被当作食物的牛和羊不存在会更好。

我想未来的我们,会像今天回顾古罗马斗兽场的游戏一样,来看待我们现在的吃肉行为。当狮子把基督教徒残忍地咬死或角斗士互相厮杀至死时,狂热的人群在一旁热烈地喝彩。

“我最后一次主动地吃肉是在1971年。我是在澳大利亚吃着很多肉长大的,而且我过去很喜欢吃肉。但是,我真的已经很久没有再想吃肉了。”

Elizabeth Harman(伊丽莎白·哈曼)—普林斯顿大学哲学系人类价值观学副教授

观点:吃肉是一个道德的错误但不能算不道德


“我所主张的道德,是指我们会考虑我们能否为我们对待个体的行为找到正当的理由。如果你将要去伤害某一个有道德意义的个体,你的行为的合理性在哪里?”

动物是有道德地位的,而且它们受的痛苦很值得关注。因为这也是一种对有重要道德意义的个体的伤害。杀害动物就是对动物的一种伤害。我们在主动地剥夺动物的余生。

有一种思考自己行为合理性的方法,就是想象一下,你能对被你伤害的个体说什么。这个思考方法对人之间很有效,但对不能理解你的理由的牛来说,就不那么有用了。但是,我们可以设想一个作为牛的代表的人,看看你能对牛的代表说些什么,来为自己对待牛的行为进行辩护。

在我看来,如果你杀死一头牛,是为了造出另一头牛,这完全不能成为杀死那头牛的正当理由。我认为,肉类的生产是不道德的,而吃肉则是一个道德错误,而不能说是不道德。如果你购买或者吃肉,你在肉类的生产上起了一定的因果作用,但这只是一种很疏远的因果作用。所以,“某一个动物的痛苦取决于你的某一次购买”的说法并不合理。这样看来,那种吃肉的情况不会让任何动物的痛苦和死亡算在你的头上。

“你的肉类消费行为实际上是参与了肉类生产的延续,而且与此同时你也未能参与素食运动。素食运动,在我看来,是正在发生的一种很有道德的事情。”

“我的确仍然吃肉,但是我在吃肉时的内心非常纠结。”

Jeff MacMahan —牛津大学道德哲学怀特讲座教授

观点:牛有继续生存的权益


如果你不杀那头牛,它就可以继续活下去,而且会有好的生活。这也是为什么“如果我杀害你是不道德”的原因。如果我杀害了你,就是把你本来应有的美好经历给剥夺了。同样地,任何一个动物都有继续活着并且享受它的下一餐的权益。

你不必用完全一样的方式来思考牛和人的情况,但是,你得解释,凭什么可以用你认为“不能那样对待人”的方式来对待动物。

对于人来说,他们所受的痛苦值得关注,他们的幸福也同样重要。这对于动物来说也是一样的,它们的痛苦和幸福同样值得关注。

“我是不是认可在牛的生活条件好而且没有痛感地被宰杀的前提下,就可以杀牛和吃它的肉呢?”如果人类不能通过别的途径获得足够的营养的话,我想是的。但是,在像现代的美国或英国这样的社会里,我的答案更倾向于否定。人类在杀牛和吃牛肉上获得的利益是不是比让牛继续活下去的利益更大呢?这个问题是根本不清楚的。

那是因为牛肉会给吃它的人带来一定额外的快乐。当我们分析这里面的效益关系时,我们不应该把人吃饭时所有的愉悦感都计算到那顿饭中的肉里面。我们要衡量的,只是吃牛肉和吃没有肉的食物之间的差别。

我的个人观点是,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两者的差别不大,我并不认为素食者不吃肉就会损失什么。

加里·康斯托克(Gary Comstock)—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哲学教授

观点:动物可以有意识地学


当我们杀死一个动物时,我们就剥夺了它追求未来和实现愿望的能力。所以, 我对牛是否会展望未来(对未来有所期待) 很感兴趣。而我认为,它们会的。

唐那德·布若姆(Donald Broom) 和剑桥大学的同事们在几年前,在一些一岁大的小母牛身上做了一个有趣的实验。 实验证明,它们不仅有学习的能力,而且知道自己在学习,以学习为乐。

在第一个对照组,小母牛学会了按一个按钮之后,它们就可以进入一条滑道。 在滑道的尽头会有奖励。它们知道该按哪 个按钮,但是无法控制进入滑道的门什么时候打开。它们很有兴趣走到滑道的尽头, 但是除此之外,它们的表现没什么特别的。

而另一组小母牛则可以控制门什么时候打开,当它们学会了按哪个按钮可以打开门之后,它们就会更好地选择正确的按钮,以便让门更快地打开,而它们也就可以更快地得到奖励。当第二组的小母牛看到它们自己的进步时,它们会跳跃着向奖励飞奔过去。

它们的这些表现有力地表明,它们不仅仅能够预见将要得到的奖励所带来的愉悦,而且为它们对自己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感到愉悦。看来它们对自己的成功表现是有知觉,甚至是感到骄傲的。

当然,存在有一种把动物拟人化、过度阐释它们的行为的嫌疑。但是,刚才说的这些是对照性的科学实验,而不是我个人直觉猜测牛是怎么想的。

我们还有解剖学的依据。如果你观察牛的大脑和神经通路,将它们和人的比较, 你会发现大量相似的地方。在人身上参与传递疼痛的杏仁体、小脑和丘脑等都可以在牛身上找到。

人们过去经常拿生物学的理由在为吃肉的行为辩护:我们是杂食动物;我们的门牙就是用来吃肉的,吃肉对我们来说是天生的事。但问题是,有很多我们认为是天生的事情是我们不该做的。而且人在生物学上的特征与我们应该怎样生活并没有关联。现在,很多迹象都在表明,形势已经完全不同了。那些想要杀死动物并吃掉它们的人,应该给他们的观点找理由。而不是反过来要素食者去辩解自己为什么不能吃肉。



吃肉有没有理由? —BBC 专访四位哲学家
编辑整理/“何以为食” 译/刘清梅
来源:慈护杂志(Cihu Magazine)
BBC原文地址:http://www.bbc.com/news/science-environment-34541077

热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