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后肉食世界之路始于中国

  • 07,Sep,2017, POSTED BY 良食大学.
  • 评论0
杂文
通往后肉食世界之路始于中国

尽管人类活动已经使我们这颗行星变暖了几十年,但是,围绕工业化畜牧业对气候的影响及朝着可持续性发展道路前进的讨论在最近两年才展开。


中国:不断扩大的肉类需求与规模


最近,有关巴黎气候协议即将实施以及两极冰盖正接近它们的第二最低水平线的报道不断,夹杂着警告肉类工业有害气候的新闻。9月份,我们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浓度正式越过了400ppm的临界点(安全水平在350ppm),大型肉类企业是重要的助推因素之一,据联合国粮农组织(UN FAO)官方评估,肉类工业的碳排放占全球碳排放的14.5%。


今天,多亏了全球互通的商业贸易以及创新者、政府和诸多人物努力减少大众对肉食的依赖,肉类行业成为了诸多争议的汇集点。


而争议的中心,就是中国。


中国用仅仅占世界8%的耕地养活了世界20%的人口,对全球食品经济有着最终的涟漪效应,因此贸易协定应运而生。根据《全球牛肉季度报告》,随着中产阶级快速效仿以加工肉类为主的西式饮食,2015年,中国牛肉进口量增长了60%(是20世纪70年代的四倍)。而且,以前的某些禁令,如已实施了17年的意大利猪肉进口禁令,也被取消以便中国进口更多的肉制品。


因此,在需求没有任何下降趋势下,外国市场正在响应中国的需求。


南美洲开始大规模开垦耕地为中国供应饲料。例如,巴西开垦了6000万英亩的土地用于种植转基因大豆。在美国,猪肉生产商史密斯菲尔德食品公司最近被中国的双汇国际公司收购,从而加强了中美猪肉出口贸易。最近,包括孟山都公司和中国化工公司在内的六个农业巨头,由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作证,合并成三个大型公司,这将造成全球农业格局的重建,加强大型肉类企业控制价格和供应廉价肉类的能力。


中国也想在国内扩大规模。上个月,中国政府宣布对农业系统投资4500亿美元,但其中有多少会投资在实现可持续食品体系尚不得而知。也许一部分钱会用于政府鼓励素食饮食; 毕竟,他们通过发布《膳食指南》建议13亿人降低对肉类的需求。


几乎与此同时,中国宣布了“十三五”计划,得到联合国的称赞扬,在此计划中中国政府强调环境健康,并致力于低碳发展道路。因此,从明面上来看,这些是来自中国高层的好迹象。


但不是每个人都相信这些。


“对我来说,令人担忧的现象是,我们仍在扩大工厂化养殖,并视之为我们食品生产的未来。”《何以为食》——一部展现中国集约化养殖问题的纪录片,导演简艺说,“不去寻找问题的根源——反而在不停地吃肉——我们只是使状况变得更糟。”


肉类替代品 挑战与机遇并存


在中国,美洲和欧洲,尽管科学家,环保主义者,营养学家和活动家等大批人士警告肉食危险,并敦促分销商进购肉类替代品,但问题依旧存在。2015年,美国饮食指南咨询委员会发布了一份长达571页的营养建议报告,告诉美国人应该减少肉类消费(美国人均每年应减少54.3磅的红肉,比中国人均建议减少量多的多),并突出强调了畜牧业固有的环境问题。这份报告立刻遭到大型肉类企业游说者们的迫切质疑。


这份报告也迎来了对零售食品大公司的历史性呼吁。9月下旬,家畜投资风险与回报机构(FAIRR)恳求16家主要零售食品公司,包括通用磨坊,科思科,沃尔玛,全食和克罗格,通过投资植物性蛋白来影响全球肉类供应链。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公司已经完成了任务:通用磨坊公司开始建立301公司,致力于对新兴食品技术公司的合作和投资。


301公司和其他投资者,如比尔·盖茨,对新兴肉类替代品(从植物蛋白质,昆虫蛋白质到细胞农业)十分感兴趣,支持发展此类替代品的公司也日益增长。然而,问题依旧:谁准备好了大规模地致力于此?


在细胞农业领域,Mark Post 博士在2013年首次实验室合成的肉类获得了极大的关注。New Harvest 部分资助了2013年此项人造肉类研究,该公司传媒总监Erin Kim告诉MUNCHIES的记者:“我们还没有超越原型阶段。这一领域的资金十分不足,而这是一个极小型的非营利组织在推动整个科学领域向前发展……所以要实现目标,几年或几十年都说不定。”


我们还采访了现代农业基金会的联合创始人Shaked Regev,该基金会是一家促进人造肉类研究的非营利组织。Shaked Regev估计,“我们将在五到十年内看到第一批人造牛肉。”当被问及进入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市场的挑战,他回答说:“我在中国或其他亚洲市场没有看到任何特殊的挑战。显然,像任何其他技术一样,这种人造肉类更难以在农村地区推广。”


除了细胞合成的方法之外,在短期内使用植物性替代品更为可靠。在这一领域的公司中,最引人注目的是Beyond Meat,其目标是到2050年,促进全球肉类消费量削减25%。公司CEO Ethan Brown在密切关注中国和其他亚洲市场,同时寻求使用豌豆蛋白、复合化合物和挤压机来替代低效的牛肉生产。


当西方觊觎中国不断增长的中产阶级时,中国内部也在努力抢夺这块大蛋糕。


博雅控股集团(BoyaLife)——北京南部一家产值达2亿元(超过3,100万美元)的公司,建立了商业动物克隆中心,试图供应5%的中国肉类消费。虽然人们对克隆肉褒贬不一,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表示,克隆肉并不存在特殊的致病因素。


为了应对中国奢侈浪费之风,名为光盘行动的社会活动持续在微博(中国版Twitter)上蔓延。这个活动鼓励人们,特别是年轻人减少食物浪费。此外,由农村地区出生但在城市受教育的千禧一代(2000年后成年的一代)组成的群体——返乡青年正在回归家乡,进行独立的有机耕作方式并传播可持续农业发展的理念。


“现在每个省都有返乡青年,他们已经形成了一个社区,互相支持的同时影响公众。”简艺说。


最后,新鲜食品进口商我买网正在得到更多的投资关注,因为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担心政府成立的农业机构为追求速度与利润,过量使用抗生素导致食品污染。


香港“绿色星期一” 关注饮食与自然的关系


如果中国机构正在寻找通往未来的粮食安全有效路径,他们只需要看看香港和绿色星期一(Green Monday)。香港人均肉类消费水平位居世界第一,而“绿色星期一”为大众人群提供了容易接受的饮食方式。该组织的使命是“使低碳和可持续生活变得简单,有活力和可操作”。


香港弹性素食者(偶尔也吃荤的素食者)人数从2008年的5%增加到2014年的23%(相当于大约160万香港人每周至少一天的素食饮食)主要归功于这个组织。他们还促进了该地区素食餐馆的发展(数量从2013年的140个增加到2016年的240个),并且,现在有1000多所学校提供素食选项。


“绿色星期一”联合创始人杨大明认为这个模式可以转移到大陆,他指出,“转基因生物和抗生素在农业中的使用是广为人知的做法”,“将每天的肉食消费从300克降低到200g的膳食指南能否起到作用,现在讲还为时过早。”


“我们认为,单纯靠政府倡议不足以改变人们的饮食习惯。公司和公众也应该携手通过平台进行合作。”杨大明说。


一旦大规模的肉类替代品对全球中产阶级而言触手可及,而且采用弹性素食成为了一种文化意愿,那么绿色星期一就能通过后肉食世界的终极严峻考验。社会大众能够重塑我们从何处获取蛋白质的观念吗?


这也是Charles Duhigg (《纽约时报》商业调查记者,《习惯的力量》的作者)的主要议题,因为我们不得不改变习惯了; 人们需要建立起肉类和环境破坏之间的联系但坦率地说,大众化的改变还没有显示发生的迹象。


正如Annick de Witt(研究人们减少肉类摄入,进行低碳生活方式的社会动机,或缺乏社会动机)告诉MUNCHIES记者:“我们似乎迫切需要一个鼓舞人心并且权威的表述,来告诉我们饮食对气候变化的重要影响。”


她继续乐观地说:“有一天,人们会更加注意食物的来源,重视他们与自然的关系,更多关注健康和幸福,包括饮食习惯和身体意识…我们有时代精神在砥砺我们。”


因此,由于肉类继续对食品未来构成最重大的挑战,而随着中国、南亚和非洲的中产阶层涨势逐渐稳定,支持跨国界跨行业的努力将成为关键。虽然减少肉制品的运动中还没有出现一位全球性的领导人物来高举后肉类时代的火炬,但这一天也不远了。”


标注

文章来源:何以为食(微信公众号)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文中小标题为编者所拟

原味作者|NICK PACHELLI

翻译|林风

校对|缪睫

编辑|丹妮


热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