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货分享:大豆的前世今生

  • 04,Sep,2017, POSTED BY 良食大学.
  • 评论0
杂文
干货分享:大豆的前世今生

大豆角色的转变


大约3000年以前,中国东部地区的农民培植了大豆。1765年,第一批大豆抵达北美洲,但是它们并没有很快成为主要的农作物。在150年左右的时间里,被冷落的大豆如同花园里的奇物。


到20世纪20年代后期,大豆油市场开始发展,于是大豆从花园走向田野。在20世纪30年代,美国的大豆产量从40万吨上升到200多万吨。接着,由于大豆油带来的利润势头不减,大豆产量在1950年跃升至800万吨以上。


赢得战争:豆子是子弹,马铃薯是力量


典型的一战期间的食品海报,关注食物生产:

l  印刷油墨只有两个颜色

l  包含了大量的指导和说明性文字

l  语调措辞忧郁

l  明确提到战争

l  海报对象:当地的群众


在20世纪40年代到50年代初期,大豆作物主要用来压榨提取20%的大豆油。在之后的50年代,人们对肉、奶和蛋的需求攀升。由于新的牧草场面积有限,无法增加肉牛和奶牛的数量,农户就开始用更多的谷物并添加豆粕补充喂养他们的动物,以便生产出更多的牛肉和牛奶。到目前为止,猪肉、家禽和蛋类的生产已经严重依赖谷物饲料。到了1960年,豆粕成为大豆加工业的第一产品,大豆油则退居其次。第一次,豆粕的价值超过大豆油的价值,这一早期的征兆预示了大豆角色的转变。


对豆粕快速增长的需求现象可以由动物营养学家的发现来解释:用一份豆粕搭配四份谷物,通常是玉米,能大幅提高畜禽把谷类转化为动物蛋白的效率。大豆对农业的卓越贡献,使其跻身为与小麦、水稻和玉米比肩的世界四大作物之一。


虽然大豆起源于中国,但它在美国大受欢迎,成功地安了家落了户。以其作为动物混合饲料中优质蛋白来源的新角色,它注定要成为美国农业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全世界大豆的使用量


二战结束后,美国大豆产量飙升,终结了中国在大豆产量上历来的主导地位。到1960年,美国大豆产量接近中国的三倍。1965年,美国生产了世界上四分之三的大豆,占据了几乎所有的出口份额。


随着1972年苏联农作物欠收,世界谷物和大豆价格在70年代中期飙升到最高点,美国为了遏制国内食品价格膨胀,下令禁止大豆出口。这时,主要进口国日本不得不寻求其他出口供应商。而巴西正在寻找新的粮食出口渠道。众所周知,巴西也成了领先的大豆出口国。

邻国阿根廷,小麦和玉米的主要出口国,也认识到大豆的市场潜力。大豆在阿根廷一经获得立足之地,生产规模就迅速扩大,阿根廷紧接着成为第三大大豆生产国和出口国。


亚马逊森林被砍伐用来种植大豆


当今大豆的主要生产商,以整数来计的话,美国为8000万吨,巴西为7000万吨,阿根廷为4500万吨。他们加起来的产量占世界大豆总产量的五分之四。中国是远远落在后面的第四名,只有1400万吨。60年来,美国的大豆生产量和出口量双双领先,除了2011年那一年,巴西的出口量略高于美国。


纵观大部分时期,美国也是领先的大豆消费国。在不算久远的1990年,美国大豆消费量是中国的四倍,但在2008年中国取得了领先地位。到了2011年,中国一年消费了大豆7000万吨,远高于美国的5000万吨。


随着中国对肉类、牛奶和鸡蛋的需求猛增,豆粕也有了它的用武之地。自从中国的生猪数量占世界总量近一半之后,绝大部分的大豆就被用作猪饲料。快速发展的家禽业也开始依赖豆粕,此外,中国目前使用大量的大豆用于养殖鱼类的饲料。四个数字足以告诉我们大豆消费在中国爆炸式增长的故事。1995年,中国生产了1400万吨大豆,并消费了1400万吨大豆。2011年,中国仍然生产了1400万吨大豆,但消费了7000万吨,这意味着5600万吨必须进口。


中国对大豆生产的忽视,反应出1995年北京的一项政治决策:专注于粮食的自给自足。对于中国人来说,尤其是1959—1961年大饥荒的幸存者而言,这是至关重要的。他们不想依赖其他国家供给主粮。中国大力提倡谷物生产并给予大幅补贴,但是基本没有顾及大豆的产量。中国粮食收成迅速增加的同时,大豆的收成衰落了。


设想一下,如果中国选择生产所有在2011年被消费的大豆,即7000万吨大豆,这意味着不得不把三分之一种植粮食的土地转换为种植大豆,进而被迫进口1.6亿吨粮食——超过了粮食总消费量的三分之一。正因为如此,在过去15年左右,扩大大豆生产以失败告终,所有进入国际贸易的大豆,将近60%出口到了中国,使之遥遥领先地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进口国。中国有13.5亿人口,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向食物链顶端攀爬,大豆的进口量几乎肯定会继续攀升。


在中国只有十分之一的大豆是直接作为食品食用,如豆腐和酱油。其他90%的大豆经粉碎压榨,分离为油和粕。中国像其它地方一样,大豆油是一种高价值的食用油,而豆粕被广泛用于动物饲料供应。


从全世界整体格局来看,大豆的消费结构是相似的。对于大多数消费者来说,大豆是一种无形的食物,它只体现在冰箱中的许多食物的配料表上。显然,大豆在人类饮食中的实际存在比视觉迹象更为普遍。


整个世界对大豆的需求正以每年约700万吨递增。主要是由于30亿人正在向食物链高处移动,消耗了更多谷物和大豆密集型的畜产品。人口增长也推动了对大豆的需求,无论是间接通过畜产品消费还是直接通过食用豆腐、豆酱和豆豉等大豆产品。美、中两个主要的大豆消费国每年人口分别增长300万和600万。最后,用大豆油制造生物柴油的需求也增加了大豆的需求。


亚马逊森林被砍伐用作农业耕地


高速增长的世界大豆消费,其主要影响是推动了西半球农业结构的调整。美国现在种植大豆的土地比种植小麦的土地多。在巴西,大豆种植面积超过所有谷物地的总和。阿根廷大豆种植面积,目前接近所有谷物总面积的一倍,使得该国几乎成为单一种植大豆的危险国家。


对于整个西半球来说,大豆种植面积的快速扩张在1994年超过了小麦种植面积。截止2010年,大豆的种植面积是小麦的两倍多。在2001年,大豆的种植面积超过了玉米。


大豆需求攀升带来了什么?


肆意满足不断攀升的全球大豆需求构成了巨大的挑战。由于大豆是豆科植物,能把大气中的氮固定在土壤中,它不像玉米极度渴求氮肥。因为大豆植物固氮要消耗一部分代谢能量,因此用在结籽上的营养就减少了,这样使得它难以提高产量。


自二十世纪中叶以来,世界粮食产量增加了近4倍,其中每英亩土地就有3倍的粮食增产。但全球大豆总量增长了16倍绝大多数是由于扩大了种植面积的结果。虽然面积扩大了近7倍,但大豆产量才翻了一番。需要更多的大豆,就需要更多的土地来种植,这就是问题所在。


于是问题就进一步演变成了,我们将在哪里种植大豆?美国目前耗尽了所有可用的耕地,没有额外的土地可以用来种植大豆了。扩大大豆种植面积的唯一途径是转而利用其他作物的土地,如玉米或小麦。


在巴西,生产大豆的新土地来源于亚马逊河流域或塞拉多——靠近南部地区的热带草原。亚马逊河流域和塞拉多大草原都有着数不胜数的生物多样性,许多植物和动物物种在地球的其他地方从未发现过。除此之外,这两个地区储存了大量的碳,因此开垦新土地,不仅意味着失去了生物多样性,同时也增加了碳的排放,加剧了整个世界的气候变化。


亚马逊流域和塞拉多也是不可或缺的水文循环之地。亚马逊热带雨林回收降雨从沿海地区延伸到内陆,不仅确保了巴西西部和西南部农业的丰沛供水,还惠及巴拉圭和阿根廷北部。此外,巴西的许多河流发源于塞拉多。


遗憾的是,土地开垦已经对亚马逊流域和塞拉造成了毁灭性的损失。1970年以来,亚马逊流域的森林面积已经从4亿公顷缩小了19%。在塞拉多,据估计,大约原初的2亿公顷森林已经失去一半。在这两起事件中,大豆扩张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在塞拉多,种植大豆的农民通常自己开垦土地。而在亚马逊河流域,人们经常购买牧场主为了放牧已经开垦过的土地。之后,牧场主再转移到亚马逊深处更远的地区,为他们的牲畜开垦新的土地;如此循环往复。


遏制在亚马逊流域开垦土地的努力正在取得进展。在过去十年中,马托格罗索,巴西农业领域的大州,生产了该国的近三分之一的大豆,森林砍伐明显放缓,同时大豆产量增长迅速。


森林砍伐量减少的部分原因是由于政府的倡导,例如限制砍伐者获得信贷,利用卫星系统进行监测,提供何时何地森林正在被砍伐的信息。这些实时的证据被证明对毁林行为具有强力的威慑作用。与此同时,由几个环保团体组成的同盟向大豆的主要买家施压,采取措施暂停购买因砍伐森林而开垦土地上生产的大豆。


遗憾的是,如果世界大豆消费量持续快速攀升,由于经济压力导致的土地开垦依然进行得如火如荼。如果为了满足不断增加的需求所需的额外土地不是在巴西,又会在哪里?哪里会有种植大豆的新土地?


虽然森林砍伐发生在巴西境内,然而这是由于世界各地对肉、奶和蛋的需求增长所驱动的。简而言之,目前拯救亚马逊雨林取决于尽快稳定全球人口,遏制对大豆需求的增长。对于当前世界上比较富裕的人群来说,就是意味着少吃肉,从而减缓大豆的增长需求。以这种情况来看,美国近期的肉类消费量下滑是个好消息。


标注

翻译/若水

校对/缪睫

何以为食|编辑:净安


热门评论

发表评论